汪洋
  
  美人,是世間最稀缺的資源。註,這裡的“美人”特指女性。美男子,恐怕也是有的,只是男人和女人都不願承認。君不見,報亭里花花綠綠的各色雜誌,封面幾乎無一例外全是姿態各異的各色美女,有人不解,問雜誌社老總,為何品種如此單一,為何不能上一個男的?老總想想說,因為如果上一個男的,男的不想看,女的也不想。雜誌就銷不出去了……
  所以,不管承認與否,美女才是大家所喜聞樂見的。欣賞女性美,並不僅是男性的專利,還有我這樣的“好色之女”對美人津津樂道,心嚮往之。
  來說淤泥鄉的美女。
  驅車前往淤泥鄉的路上,路邊巨幅的淤泥鄉政府廣告牌上,便已見到兩個美貌的彞家姑娘影像,大約算得是淤泥鄉的形象大使?大家停車,下車,欣賞了半天,贊嘆了半天,果然是清純,果然是水靈。也就繼續上車,趕路。就像是在雜誌上或電視上見到美女,以粉絲的心態仰望一眼,也就風流雲散,並不會在你心裡留下印跡。
  中午到了當地一家餐館,大門開啟,一隊彞家姑娘小伙子走進屋來,表演原生態彞族歌舞。說實話,在餐廳包房裡表演歌舞,太形式化,不是我的期待。不過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,在一隊姑娘小伙子中,我一眼發現兩張熟悉的面孔,就是我們在路上的廣告牌上所看到、欣賞到並贊嘆過的那兩張面孔!
  沒有鎂光燈,沒有攝像機,沒有跟班隨從,也沒有狗仔隊跟蹤,一點不隆重,一點不氣派,她們就那樣隨意地、輕描淡寫地走進來,臉上還帶著拘謹和羞澀的微笑。作為偶像級的“形象大使”,她們這樣親和隨意地來到我們當中,讓我們驚喜激動又惶恐不安,幾乎感覺是種冒犯和褻瀆。
  她們站在那裡,神情舉止拘謹而謙卑,天然的美貌和氣韻卻難以抵擋。她們站在餐館里,是如此的突兀,如此的不熨帖,似乎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,不該屬於這現實俗世。就如天上的仙女誤入凡塵,有些微的不適,些微的不安,些微的惶惑。與這個現實俗世保持著微妙的偏差。
  白衣服那個,確乎是大美女,儘管也微笑著,她骨子裡的清冷脫俗卻難以自掩,標緻、清麗、冷艷,讓人想到那句“飄飄然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”,大概就是這個樣子。藍衣服的姑娘個子小巧,皮膚微黑,但她勝在那一臉的甜美微笑,要化了一般。如果說,前者是大家閨秀型,後者便是小家碧玉型,前者讓人仰慕,後者令人傾心。
  毫無疑問,這兩個姑娘迷住了我。讓我一時從眩惑和震驚里難以回過神來。我曾長期在美人圈子裡廝混過,見過太多美女。固然,這兩個姑娘放在任何美人堆里,也是不遜色的,若說這兩個姑娘的美貌勝於所有的美女、明星,這肯定誇張了。她們最吸引我的,除卻姿色,更多是姿態——是那份對自己美的不自知。
  美女,是這世間的稀缺資源。擁有這份資源就像擁有石油的中東人,只需拿這份天然的資本去交換,財富、名利、地位皆會滾滾而來。這個信息時代,已經沒有懷才不遇的才子,更沒有“養在深閨人未識”的美人兒。“天生麗質難自棄”,就算你不知道這份資源的價值,鋪天蓋地的媒體、廣告、口口相傳都會告訴你,美貌是寶藏,要好好利用,浪費要遭天譴。
  所以,美女們都太知道自己美了,太知道把自己資源的價值發揮到極致了。一個個美得氣勢洶洶,有點嚇人。而這兩個姑娘,她們依然生活在這鄉野村寨里,帶著那樣怯生生的微笑,給一幫凡夫俗子貢獻她們清純乾凈的美貌和歌聲。她們不曉得這份美一旦走出這鄉野,一旦被慧眼者發現,她們的人生就會不同了。她們也許會開著寶馬穿著禮服去歌劇院欣賞歌劇,也許在屏幕上舞臺上閃亮成為明星,也許……總之,大概就不會這樣怯生生地給吃飯者伴歌伴舞,把美貌如此拋灑,暴殄天物。可是,有什麼不好嗎?她們生活在自己出生成長的村寨里,享受著原生態的生活習俗和歌舞,偶爾出來唱唱歌,為家鄉掙點顏面也無可厚非。她們天然淳樸,自得其樂。
  亦舒曾說:美而不自知,是美的最高境界。這話我認同。那天的歌舞是否原生態,我不得而知,但這兩個姑娘確乎是原生態的。
  離開的時候,我戀戀不捨地對兩個姑娘最後打望了一眼。我在想,她們對自己的美一定是不自知的吧?最好永遠也別知曉……  (原標題:淤泥鄉美人)
創作者介紹

鄭融

nq56nqzg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